中天通讯高管集体蒸发调查
2008-12-23 19:19:21   来源:   评论:0 点击:

孙燕飚   仅仅风光了不到两年,深圳市中天通讯设备有限公司(下称“中天通讯”)在残酷的竞争中倒下了。   11月7日,中天通讯董事长黄朝晖等公司家族高管突然“集体蒸发”,留下的仅 ...

孙燕飚

  仅仅风光了不到两年,深圳市中天通讯设备有限公司(下称“中天通讯”)在残酷的竞争中倒下了。

  11月7日,中天通讯董事长黄朝晖等公司家族高管突然“集体蒸发”,留下的仅是布满地方法院封条的空荡厂房、一群欲哭无泪的员工,还有追债的供应商和经销商们。
 
 
 

  与此同时,远在万里之外的伦敦证券交易所AIM市场,ZTC.L(中天通讯上市代码)公告停牌。至此,中天通讯完全陷入停顿状态。

  “目前的状态是,黄朝晖的家族高管我们全都联系不上。公司员工已经解散,厂房被查封。”中天通讯执行董事刘牧涵日前接受《第一财经日报》电话采访时如是说。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一位接近中天通讯的业内人士指出,中天通讯的快速崛起和瞬间倒闭的轨迹,其实也是相当一部分山寨手机厂家已经走过和将要走过的一条不归路。“未来可能只是极个别的成功从山寨走出去,绝大部分都会在这个过程中被淘汰。”

  动荡的一月

  12月14日,深圳上海宾馆一楼大厅。

  33名中天通讯员工挨个在一纸《控告书》上签字、按手印,被控告人为黄朝晖、中天通讯总经理杨如强、行政副总经理杨金英和出纳赵英兰。杨金英为黄朝晖之妻,杨如强为杨金英之弟,赵英兰为杨如强之妻。

  2007年2月,黄朝晖以上市公司中天移动(中天通讯母公司)名义与部分员工签署《公司职工购股书》,以每股1.818元,向职工定向配售股份,所涉金额超过500万元。但时至今日,员工仍未拿到股权证书,手中仅存一纸收款欠条。

  而在此之前,中天通讯的员工已经经历了不堪回首的一个月。

  11月6日晚。中天通讯售后服务部门一负责人突然接到行政副总杨金英的电话。

  “老板娘(杨金英)跟我说,她现在生病住院了,你们好好做,资金马上就会到的。”上述中天通讯售后服务部门人士回忆称,当时并没有察觉什么异样,只是觉得这是“稳定人心”,“我们已有半年多没发工资了,员工早已人心惶惶。”

  11月7日,中天通讯员工突然发现,黄朝晖等“家族高管”手机,这一天集体关机。很快,黄朝晖失踪的消息在中天公司内部更大的范围内流传开来。 “场面很快失控。”一中天通讯员工向记者回忆道,当天就有保安部员工直接拆运公司电脑等办公设施。

  这时员工才注意到,工厂的不少大型机器设备已不知去向。当天公安机关接到报案后,便协同地方法院将公司厂房随之查封。

  山寨式崛起

  事实上,中天通讯和黄朝晖的崛起之路,还是得利于快速增长的中国手机市场。

  2003年,黄朝晖创立中天通讯,因为没有手机牌照,不得不借别人的手机牌照,贴牌生产手机,逐渐构建了自己的销售体系。

  2005年,中天通讯获得GSM手机生产牌照,自此,中天通讯便开始步入独立设计研发生产自己品牌手机的发展轨道。由于当时的手机牌照仍属于稀缺资源,黄朝晖在做中天手机销售的同时,也为其他山寨手机贴牌生产。按照黄朝晖当时的说法,连大众汽车也贴牌,为什么中天不能贴牌。

  一时间,中天通讯成为国内手机市场上最大的贴牌商,中天手机也随之走向大江南北。贴牌的收入和自有的手机销售收入让中天通讯快速崛起。

  “黄朝晖并没有想过要好好地运营管理一家公司。这时候,黄朝晖开始图谋更大的发展和更多的财富。”上述接近黄朝晖的人士坦言。

  2007年3月31日,中天通讯通过买壳、返程收购的方式在伦敦证交所AIM市场上市,并成功完成首期融资约人民币6000万元。其招股说明书显示,中天通讯2006年度销售额达1.95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为2600万元人民币。其2007年年报(2006年6月30日至2007年6月30日)显示,报告期内自有品牌手机销量51.26万部,同比增长111%,公司收入同比增长63%,达到2220万英镑,税前利润同比增长10.9%,达到202万英镑。

  就在这份堪称“亮丽”的业绩背后,一场风暴却没有任何征兆地悄然而至。

  山寨式陨落

  2007年10月,手机牌照制取消,蜂拥而入的市场进入者,开始让中天通讯备感压力。

  “这时每个入网标只能卖一两块钱。”上述业内人士指出,由于中天通讯在2006年贴牌太多,而这些贴牌手机商的市场操作手法极为不规范,在市场竞争加剧时,必然开始冲击中天通讯本身的手机销售。

  “那时开始就感到公司资金紧缺,我们的2007年奖金都没有发放。”多位员工对记者表示。

  上述业内人士对记者透露,正是由于市场的下滑,让黄朝晖对手机行业萌生退意。“其实,黄总对手机行业已经看淡。他想从中抽身,进而做一些其他的投资或者资本运作。”

  伴随着公司资金链的吃紧,供应商的欠款日益加剧,导致供应商开始停止给中天通讯供货。中天通讯一位高层对记者透露:“整个上半年,公司只生产了几百部新手机。”

  然而《第一财经日报》在深圳华强北手机市场却看到,中天手机到处都是。这些都是中天通讯的贴牌手机。

  显然中天通讯运营不佳其中一个原因就是:遭遇了贴牌手机市场的反噬。

  一位中天通讯高层对本报表示,初步估计,目前中天通讯所欠供应商款项超过2000万元,欠付员工工资300多万元,欠下手机检测费用1000多万元,员工“购股款项”超过500万元。

  中天通讯的结局尚不能知,但对今天山寨横行的国内手机行业来说,中天通讯已经是一个看得见的教训。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Google透露下一版Android功能
下一篇:Facebook任命克里斯·考克斯为首席产品官

分享到: 收藏